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素手权臣遮天下_ 第一百五十二章 路施援手-笔趣阁

时间:2020-12-23 10:1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梦回东夏小说素手权臣遮天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路施援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你看完了?”小十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萧何才缓神,发现自己失态了,赶紧将纸在案上铺平,轻轻抚过被自己捏皱的地方。小十也看出她有些出神,便随口问道:“想什么呢,这般出神?”

    “玉面罗刹,是你什么人?”神差鬼使,萧何竟然脱口问了出来。这不就承认了自己刚才是在想他跟玉面罗刹的事情吗?一时间她竟然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不过话都已经问出来,也收不回来,她只能尴尬地低头等着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小十只用了一瞬,想起来之前种种,明白了萧何的情绪,时不时的薄怒是从何而来,他竟有几分窃喜。勾了嘴角,反问道:“你觉得她是我什么人?”

    萧何不自觉地一直重复着用掌心轻抚手下纸张的动作,迟疑着,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片刻,终还是忍不住有些无名火起,似恼羞成怒了,抬眼瞪着他,“是什么人,都与我无关!我要歇息,你快出去!”她伸手去推他,小十不设防被她推得连连退后了几步,脸上却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把小十赶了出去之后,萧何转身望见案上那张写满了字的纸,才叹道自己是真糊涂了,本来还打算跟他商量一下解决的办法,怎么就一时冲动把他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知道皇陵里淑太妃的尸身被人掉了包,那人也是大胆,估计是猜测不会有人再以其它名目开棺检验,才如此大胆地盗走尸体。

    想必盗走尸体的原因,恐怕是为了掩饰淑太妃真实死因。

    此时真凶到底是谁,萧何并不关心,只要推翻所有指证薛良安的证据即可。

    皇都城外二十里,一辆行进的马车,车轱辘撞到路中间的一块石头上,整个车身颠簸了一下。里面的人忍不住哎哟了一声。结果一侧的车轮崩坏,马车不得已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赵把式,咋回事呀?不是说还有二十里才到了?”车里的人见马车突然停了,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驾车的老赵,已从车上跳下来,看着这破损的情况,一脸愁苦,“季大娘,不是到了,是咱车坏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车里的妇人一听,抱着包袱从车厢里出来,一看这情形,也犯难了。

    老赵试着自己拿木头在车轮子上敲敲打打,看能否将其复原,再坚持走上最后一段,可刚一下手之后,车轮整个散架了。他哭丧着脸,彻底没招了。

    “赵把式,这下咋办呢?”季大娘紧紧抱着怀里的包袱,脸上显出担忧神色。

    老赵看了一眼这车,没工具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肯定是修不好了,便指望这马能起到点作用,扭头问道:“季大娘,你会骑马吗?不然用这马进城,我在前面给你牵着。”

    季大娘一看这拉车的庞然大物,吓得一哆嗦,连忙摆手,“不行不行!这是要了俺老太婆的命了。骑不了,骑不了!”

    老赵叹了口气,“那,你看这样可行不?我骑着马先进城去,再租一辆车来,回来带你进城去找你儿子。”季大娘一听,这方法安全多了,忙点头道:“好好,你先去,我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老赵从马车上把马解了下来,又嘱咐了季大娘不要到处乱跑,自己很快就会回来了。季大娘便老老实实地应了。听老赵说是自己个把时辰肯定能赶回来,季大娘便坐在马车边上一直等着他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一寸一寸地过,日上三竿,这官道上人来人往的,却一直不见老赵回来。

    季大娘等得饿了,吃了块包袱里的干娘,继续等。

    烈日当空,气温越来越高。季大娘脸上薄汗一层,她拿帕子抹净了,一会儿又起一层汗。只好用帕子当个扇子使,在脸旁边扇着点小风,即使不起什么作用,也似乎觉得没那么热了。

    “这赵把式去了也忒久了点。”她喃喃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耽搁了,会不会出了什么事。心善的老太太还有些担心他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老赵进城之后,还没去租车呢,就遇到一个熟人。那人非拉着老赵去喝上一杯,“这么久没见了,你今天非跟我喝一个不成!”老赵推迟着,“不行不行!我还有事儿呢,要替东家租个马车!”

    那人也是豪气,“租马车而已,一会儿我让下人去替你租了,你先过来跟我喝杯水酒,这面子你给不给?”老赵一想,有人去替他租车,那他只是跟朋友小聚,喝一杯,也耽误不了多久,遂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人就去了酒肆里,一喝就喝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几杯黄汤下肚,老赵把还等在城外的季大娘忘得一干二净,估计就算是他自己亲娘此刻他也不能记得了。

    季大娘等了三、四个时辰,坐得腿都僵了,忍不住站起来走一走,活动活动筋骨。她才跳下车,来回走了一个圈,就听见远远的有人吆喝着,“让开!让开!前面的人让开!”

    她一回头看到有人正驾着四匹马拉的一辆马车,跑得飞快,直冲着这里而来。

    这阵仗,她一个乡下老太太可没见过。

    那四匹马都是极好的马,不仅生的高大威猛,马蹄震土,一路狂奔。季大娘一时不知道退到哪边去,这边停的是马车,没什么地方,她情急之下,便奔到对面路边去。

    那马车行驶极快,就在她刚离开路中间,似乎就从她身后擦身而过,那气浪之强,似有人从背后将她推了一把,让这老太太一下摔倒在路边。

    季大娘何曾受过这种罪,趴在地上,半天没起得来。

    正在她努力往起来爬的时候,就听到边上又有声响,她抬头一看,远处又来了马车。这回是两匹马拉的车,速度没刚才那辆那么快,但也是一路绝尘。

    季大娘想站起来,躲远一点,才发现自己包袱掉在一边,那里面可有重要的东西呢。她赶紧去捡回来,稍微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,幸好没损坏,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这辆马车倒是有礼的,见到路边有人,车夫也驾得慢了一些,等到路过季大娘身边的时候,还停了下来。车夫问道:“这位夫人,可需要帮助?”

    季大娘一听笑了,“俺就是乡下婆子,哪敢称夫人,小哥莫取笑了。”

    那车夫也改了口,“那,这位大娘,你可需要帮助?怎么一个人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俺那马车坏了,驾车的把式说去找新车,等了半天也没见他回来。”季大娘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车窗微微打开,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,“请大娘上车,与我同行,我送你进城,可好?”车夫也开口了,带着几分戏谑口吻,“大娘上来吧,反正你这破车放在这里,也不会有人要的。”

    车厢里的女子声音,似有些不满,轻声斥道:“阿铁!”

    车夫自打了下嘴巴,又笑道,“瞧我这张烂嘴。”

    季大娘见车里的女子倒是个心善的,想了想,一直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,她确实着急去见自家儿子呢,便答应上车了。

    进了车厢里面一看,这布置得不仅华丽,而且里面坐的人也十分美艳大方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真是心善,老婆子先谢过了。”季大娘也不好盯着人家看,便欠身先行礼。

    那女子轻轻摆手,“大娘不必客气,不过举手之劳罢了。我夫君前日刚到皇都来谈生意,说来我也是初次到皇都来。大娘也是来探亲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俺来找儿子的。俺家儿子在皇都当了大官,写信让俺来,说是接俺来享福的!”季大娘一提起自己儿子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也不由随喜道:“令郎真是孝顺,若我以后也有如此孝顺的孩儿,就好了。”她说着,脸上不禁泛起一片红霞,手掌轻抚在腹间。季大娘眼尖,便问道:“夫人可是有喜了?”

    那女子轻轻颔首,“才两个月,夫君放心不下,才让我一并北上来养胎。”

    季大娘也忍不住叹道:“你们夫妻真是恩爱,放心!你们这样心善之人,定能生出孝顺出息的好孩儿!”那女子也笑了,“呈大娘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二人在车厢里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得热和,不一会儿就熟络了起来,互通了姓名。这位夫人便是李照年之妻,此次随李照年进京。今晨去城外观音阁祈福,此时才正要返回城中。

    季大娘之子正是季长歌,如今被册封为威远将军,在朝堂上声势正旺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二人都是妇道人家,朝堂之事皆不知晓。季长歌一向对母亲报喜不报忧,而李夫人更不知道自家叔叔李照庭与季长歌已势成水火,还与她聊得几分亲切。

    进城之后,季大娘找不到包袱里那张写了地址的纸,有些着急。李夫人初来乍道,也没听说过威远将军府在哪儿。

    她遂安慰季大娘道:“别着急,不如跟我回府,我家叔叔是当朝户部尚书,与你儿子同朝为官,定知道他的住址,到时候着人再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季大娘感激不尽,拉着李夫人的手,连连称谢。

    李家的马车便径自回了李府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